优雅美妇疯狂迎合娇吟|宝宝太紧了松一点

铜陵易购推荐阅读

在宿舍强奷两个清纯校花视频*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
把娇妻灌醉让别人玩弄:4P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
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,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
 忠勤伯翁家。

    当年先帝起兵之时,有像秦家、林家这样立刻就响应、拥护的,也有握着些兵权、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、观望了几年的。

    翁家便是后一种。

    虽是后来者,但翁家自打下决心后,就一往无前,立了许多战功。

    先帝建朝,翁家封伯,还有一女做了皇家媳妇。

    这一女,就是如今的顺妃娘娘,也是二皇子的母妃。

    有那么一瞬,林繁不解秦鸾此问的缘由,下一刻,他便想起来了。

    秦鸾与二殿下有婚约。

    皇家没有正式下聘,不过皇上金口玉言,永宁侯当年亦应下了,这亲事板上钉钉。

    “秦姑娘这么问,”林繁道,“与其说是忠勤伯府,不如说,更想知道二殿下的事?”

    秦鸾颔首:“我想,国公爷兴许会知道得多一些。”

    林繁了然。

    婚姻之事,父母之命,姑娘家做不了主,只能接受,但也想对男方多些了解。

    这是人之常情。

    秦鸾若去问祖父、父兄,所得答案基本就是二殿下在臣子前展现出来的那一套。

    真倒都是真话,却不是作为女方想了解的那些。

    女方成亲,不是做君臣,而是过日子。

    而他这边,因着职务,确实容易多些其他人不清楚的消息。

    林繁斟酌用词:“二殿下与忠勤伯府上确实走得近,年纪相仿,又是表兄弟,殿下对熟悉之人大方,性情直接……”

    倏地,秦鸾笑出了声:“我听出来了,国公爷不擅长阿谀奉承,而二殿下又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夸赞的地方,让你想夸都难。”

 


    夸赞失败,林繁略一沉吟,给了个客观评价:“文武功课,二殿下的确不拔群,但他贵为皇子,原也不以此谋生,再者,夸难夸,若要贬,其实也无从贬,更何况,兄弟是兄弟、臣子是臣子、妻子是妻子。”

    秦鸾听完,不由又笑了声。

    “国公爷不用这般为难,”秦鸾收了笑意,神色严肃,“我想听的,只有二殿下的坏话。”

    林繁不由意外,偏秦鸾的神情很是认真,不似胡说。

    “秦姑娘,”林繁谨慎,“所谓的坏话是指……”

    秦鸾极其干脆:“足以让我能够退亲的。”
 

 文学

    话音一落,林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。

    他定了定神。

    相较于秦鸾的镇定与认真,钱儿已然是惊呼了声、又赶紧捂住了嘴,显然,连秦鸾的丫鬟都不知道她打的是这样的主意。

    “秦姑娘真是出人意料,”林繁看了眼四周,道,“难怪要选在西四胡同。”

    也只有在连耗子都不愿来的入夜的西四胡同,才不用担心走漏消息。

    秦鸾道:“我心意已决,想来国公爷手上,会有一些二殿下见不得光的把柄吧?”

    林繁没有承认,当然,也没有否认。

    他这份差事,手中情报很多,每一件查多少,怎么查,他有一定的自主权,但也必须考虑到皇上。

    起码,他不会直接跟皇子们过不去。

    “如此大事,”林繁的语速又慢了下来,“秦姑娘就这么直接告诉我了?”

    秦鸾颔首,道:“既然是我有求于国公爷,自然不来那些虚的,再说了,我那点儿小把戏也不一定能瞒过你,不如开诚布公,彰显诚意。”

    “诚意?”林繁想,果然是诚意十足了。

    如此也好,互有所求,才好做事。

    夜风重了。

    此处避风,除了凉意,并不会直接吹着。

    月光又被云层遮去,淡得几乎不可见。

    饶是知道此刻的西四胡同断不会有旁人出现,习惯使然,林繁还是屏气凝神,仔细分辨了下周边状况。

    除了风与枝叶摇晃的沙沙声,再无其他。

    林繁重新看向秦鸾,问道:“秦姑娘听说过‘瑰卫’吗?平阳长公主的‘瑰卫’。”

    秦鸾听此问,心中差不多有底了。

    表面上,话题从二皇子的把柄变成了浑然不相干的瑰卫,实际上,是定国公愿意出点力的意思。

    若林繁不想牵扯其中,直接拒绝就是了,根本用不上转移话题。

    毕竟,她与林繁之间,实在不是什么能在大晚上、在西四胡同这么个地方,东拉西扯一堆各家长短的关系。

    也没有那样的必要。

    就如做买卖,诚心想做成,顶多是一番讨价还价。

    秦鸾便点了点头:“幼时曾听过。”

    “令堂、忠义伯世子夫人,都是瑰卫出身,”林繁顿了顿,又道,“她们与我的母亲、姑母,都是同袍。”

    秦鸾问:“国公爷为何提起瑰卫?据我所知,如今几乎无人会再提了,瑰卫也不存在了。”

    “是,瑰卫散了,”林繁缓缓道,“最后一位是我姑母,再往前,应是世子夫人。”

    秦鸾虽不知林繁用意,但对方既然大有细说瑰卫的意思,定有其缘由。

    “我母亲走得早,她的旧事,我很多都是听兰姨讲的。”

    瑰卫,来自于平阳长公主的名字、赵瑰。

    前朝末年,战事颇多,兴兵而起的也不止先帝一支,最“热闹”的时候,群雄割据。

    军阀彼此敌对,又互相牵制,另有许多草寇山贼,百姓生活十分辛苦。

    男人们讨冦、征战,女人孩子们也没有闲着的,想在乱世活下来,能力与运气,都不能少。

    赵瑰作为赵挥的女儿,武艺出众,胆识过人,聚集了一众小姐妹日日操练。

    最初,没有人把这些最大不过十四五岁,最小也就四五岁的孩子放在眼里,但大人有大人的忙碌,无暇照顾她们,也就默许了。

    不管如何,练些防身本事总是没错的,再者,大的带小的,大人不用惦记着。

    尤其是,赵挥收兵回来时,见她们有模有样还夸了几句,让赵瑰越发有信心。

    瑰卫的组成,也从最初林芷、徐矜这样有父兄在赵家麾下奋战的武家姑娘,到文官家的小姐们,再到普通百姓家的孩子,复杂且壮大起来。

    终于,在一次敌人趁着大军离开、守备不足而偷袭驻地城池时,少女兵们打出了气势,与少量守军、并城中老人、妇人们一块,硬是守到了大军回救。

    赵挥把女儿和她的护卫少女兵们夸上了天。

    赵瑰有了自己的旗帜,上书一个“瑰”字。
 

铜陵易购一周重点

教师白洁41一80章(NP高H肉辣灌浆)最新章节列表
2022(抓住她的奶头使劲吸着)全目录阅读
2022最热(高辣h花液双性np古代)全章节阅读
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:娇妻在别人胯下呻呤中文视频
短篇拉文刺激小说(狗狗卡下面好痛)最新章节列表

铜陵易购其他阅读

小行星9157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